第一章 中国古典小说的发展和明清小说的繁荣


 

中国古典小说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萌芽、雏形、成熟、开拓、繁荣和转型六个发展阶段。

萌芽:先秦两汉“小说”
  “小说”的得名见于《庄子·外物》篇,但指的是街谈巷议,而非文体。
  小说的要素有三,一为情节,二为人物,三为合理的虚构。据此,先秦两汉的“小说”,只能是小说的萌芽而己。远古神话是中国古代小说的渊源之一,寓言故事启迪小说家的思路和智慧,先秦两汉散文为小说文体的形成准备了艺术条件。

雏形:魏晋南北朝小说
  魏晋南北朝的小说有“志人”和“志怪”两大类。前者记述时人的轶闻逸事,代表作是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后者记述神鬼怪异传闻,代表作是东晋干宝的《搜神记》。
  这些小说尽管有了故事情节与人物描写,也出现了一些较为优秀的作品,如《王蓝田性急》、《石崇燕集》、《韩凭妻》、《干将莫邪》等,然总体上基本是粗陈梗概。
  尤其其“志”,是记录,不是有意识的小说创作,即便是写鬼神怪异,也是为了“发明神道之不诬”。因此,它们为后代小说的发展提供了艺术经验,但本身还不是成熟的小说作品。

成熟:唐代传奇
  认为小说在唐代成熟的最重要标志,是这时的作者有了自觉的小说创作意识,并形成了新的审美特征。作者通过想象和虚构,对生活进行艺术的概括和集中,以表达他对生活的认识和评价。即使写神怪题材,作者也是在关注并反映现实人生的。
  “传奇”字面上的意思是传写奇事,晚唐裴铏等曾用它命名自己的作品,而将其看作文体的专名,则是宋代以后的事情。
  唐代传奇指的是文言短篇小说;明清传奇指的是长篇戏曲形式。
  唐代传奇的特点有:
  题材扩展
  有神异的警世传奇、才子佳人的婚恋传奇、感喟盛衰的轶事传奇、挫奸仗义的豪侠传奇等。
  篇幅加长
  传奇的篇幅比以前的小说扩大数倍或数十倍,由一、二千字到四、五千字不等,具有一定的局面、排场和容量,便于安排曲折的情节和描绘活脱的人物形象。
  结构完整,情节曲折,人物形象鲜明突出
  如《莺莺传》、《李娃传》、《柳毅传》和《虬髯客传》,情节一波三折,引人入胜;尤其注意人物性格的刻画,并着重揭示人物性格与社会生活的紧密联系,揭示人物内在的精神特征,并具有一定典型意义的细节描写。
  文笔细腻,文辞华艳
  唐传奇以富于文采著称,主要作品多有细腻、贴切的艺术描写。
  沈既济《枕中记》的寓意是:功名富贵如黄粱一梦,终属虚空。作品又以卢生之梦的具体内容隐喻现实官场的腐败与黑暗。
  李公佐《南柯太守传》:不仅将功名富贵写成虚幻的梦境,还将朝廷和官场写成蚁穴,将熙熙攘攘的官场生涯比作蚂蚁群聚。这不只是警世、讽世,也近于骂世。结尾的四句赞语:“贵极禄位,权倾国都。达人视此,蚁聚何殊。” 实际就是主题的直白。
  蒋防《霍小玉传》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痴情女子负心郎”的爱情悲剧的先导,更在于它有力地批判了传统的家长制和唐代严重的门第观念。
  白行简《李娃传》着重表现妓女李娃的高洁心灵和奇美情操。李娃对荥阳公子的感情不以贫富转移,对自己不得已给后者造成的损害极度痛心,并以超乎常人的勇气、智慧和作为去弥补过失,再造荥阳公子。作品是人性爱和美的颂歌,也是对奋斗精神的颂歌。
  元稹《莺莺传》:莺莺作为大家闺秀,与张生相恋并私合,具有鲜明反礼教意义;她期望成功,对失败也有思想准备,最后的坦然无悔,是难能可贵的。张生的可鄙,不仅在于对莺莺的始乱终弃,更在于用蹩脚的议论为其不光彩的行径辩解,从而又添了一层伪君子色彩。但作者是肯定张生的行径和议论的,称他抛弃莺莺是善于“补过”,这是作者的明显缺陷和思想局限。
  李朝威《柳毅传》是一篇神话爱情故事,着力表现的却是男主人公令人钦敬的道德情操。柳毅胸怀正气、急人之难,不畏强横,无私有情,才得到龙女的爱情和长生不老的厚报。这也正是作品的寓意和主题。
  陈鸿《长恨歌传》是为白居易的《长恨歌》作传的。前半部分揭示了作为人君的唐玄宗在统治后期的荒淫、昏愦,及其造成的严重后果,具有鲜明的讽谕性和批判性。后半部分表现了作为常人的李隆基与杨玉环的悲剧心态与绵绵情思,当中蕴含着作者的深切同情。
  《虬髯客传》作品通过肯定李世民是真命天子以显示唐王朝不可动摇的正统地位,以此警告那些企图篡夺皇位的“乱臣贼子”,表现了极力维护皇权的正统思想。红拂机敏、果敢,出人意表;李靖沉毅、英武,正气凛然;虬髯客粗豪、慷慨,气宇不凡。三人被后世誉为“风尘三侠”。

开拓:宋元话本
  “话本”一词大约产生于唐朝,其中“话”字具有故事的意思;“本”字具有文本的意思。从字面上看,话本就是故事的文本。
  如果说唐代传奇代表了我国文言小说的成熟,那么宋元话本则是通俗小说的先驱。
  当时的“说话”艺术有“四家数”,其中最重要的是“小说”和“讲史”两家。
  小说话本也就是宋元的白话短篇小说,主要有爱情婚姻故事、神仙鬼怪故事,以及公案故事等;讲史话本也称为平话,以讲述历代兴亡史事为主,多取材于《资治通鉴》或历代史书,均为长篇故事。
  宋元话本的特点有:
  关注现实
  “说话”是要取悦于听众的,因此话本小说的内容一般都是关注现实,而且为当时最广大的市民群众所熟悉和关心的。
  注意娱乐功能
  话本小说的创作目的完全是为了满足受众的文化娱乐需要,以此为出发点来考虑作品的题材内容、形式体制、表现手法及艺术风格。除了“教化”和“劝惩”的目的外,还必须考虑到给听故事的人以审美享受。
  人物身份与思想感情的市民化
  手工业者、商人、小贩等成了小说中的主人公,而且作品中对生活的认识和评价,所表达的思想感情,也主要是市民阶层的。
  情节曲折离奇
  情节密度大,波澜起伏多,引人入胜。
  纯熟的白话文
  表达工具由脱离口语的文言,变成了在口语基础上提炼而成的白话,表现力有了极大的提高,生活气息也更加浓厚了。笔调诙谐调侃。
  章回小说的雏形
  宋元平话的编者模仿说书的体裁,也把作品分做许多段落,而且每段落都有小标题。
  代表作品:《碾玉观音》、《快嘴李翠莲记》、《错斩崔宁》、《五代史平话》、《大宋宣和遗事》、《大唐三藏取经诗话》等。

繁荣:明清小说
  明清时期,中国古典小说的各种形式体制都已经完备、成熟,出现了全面繁荣的局面。
  体制:文言小说(《聊斋志异》等)、白话长篇小说(“四大奇书”等)、白话短篇小说(“拟话本”)等。
  题材内容:历史演义小说、英雄传奇小说、神魔小说、人情小说、讽刺小说、公案侠义小说等。
  明清时期出现了两部总结性的作品:《红楼梦》是古典长篇小说的总结,《聊斋志异》是古典短篇小说的总结。

转型:近代小说
  1840年鸦片战争到1919年“五·四”运动这七十多年称为近代。近代小说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一是数量多;二是小说与现实的社会政治斗争的紧密结合;三是为了社会政治斗争的需要,急就章比较多,艺术上提炼打磨不够,大多显得比较粗糙;四是受到西方小说的影响,在小说的形式和叙事模式上都产生了新的特点,同时又大多保留了传统的章回小说的形式。

中国古典小说的思想艺术传统
  思想传统:
  1、中国古典小说与民间的关系极为密切,出现了一批世代累积型的作品,然而既使是由文人独立创作的小说,也因为作家善于向民间文学学习,他们的作品在表现作家世界观的同时,也或多或少地反映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和愿望要求。
  2、中国古典小说有着劝惩教化的自觉意识,而儒家的封建伦理观念和佛教的因果报应思想对此有极大的影响和渗透。
  3、小说作家有“发愤著书”的传统,强调作家创作中要有真情实感,要有基于深切的生活体验而产生的激情。
  艺术传统:
  1、重视写人,尤其是重视写人的思想性格。
  2、讲求全局在胸,下笔不苟,注意谋篇布局,精于艺术构思。
  3、讲究语言精练,追求一种简约的美。
  4、“讲故事”的传统。情节曲折、生动,首尾完整。
  5、体制与精神上,均受史传文学影响,尊重生活真实,讲究含蓄;但有时对细节真实的过份强调也影响了小说的艺术想象和虚构的发挥。
  6、小说与诗词的结合。不仅在形式上穿插韵语,优秀的作品更在内质上渗透进诗歌的精神,创造出诗的意境。
  7、受古典绘画的影响,讲究传神写意,在人物创造中追求神似。